2019年12月5日 |  bck体育扫码下载

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先生精通英语、马来语、普通话、客家话、日语等多门语言。

他在KeepingMyMandarinAlive:LeeKuanYewsLanguageLearningExperience(中文版书名:《学语致用:李光耀华语学习心得》)一书中介绍了自己学习语言的心得。

1。

英语再好,不练习都会退步

HowmanyMainlandChinesecanlearnEnglishtothelevelthatwecan?

Averysmallpercentage。

TheyareusingMandarinallthetime,theywilllosetheirEnglish。

Iwillgiveyouanexample。

IusedtomeettheTaiwaneseministers,theoldergeneration-allHarvardPhDs。

Inotherwords,theywrotetheirthesesinEnglishbutworkedinTaiwaninMandarin。

WhenIwenttoTaiwan,IspoketotheminMandarin,firsttwodays(myMandarinwas)verystiff。

Attheendoftheweek,Iwasmorefluent。

Theycameheretomeetpeoplefromourministries,firsttwodaystheirEnglishwashalting,attheendoftheweektheybecamemorefluent。

在大陆,有多少中国人的英语能和我们说的一样好?

(李光耀受英语教育,以优异成绩从剑桥大学法学专业毕业。

)非常少。

他们每天都使用中文,英文水平就会降低。

我举个例子。

我见过台湾一些老一辈的部长们,都是哈佛的博士。

他们的毕业论文是用英文写的,但在台湾工作时,他们使用中文。

我去台湾的时候,我和他们说中文,开始的一两天,我的中文非常生硬。

差不多一周后,我说的更流利了。

当他们来新加坡和我们的部长会面时,最初一两天他们的英文说的磕磕巴巴,但差不多一个礼拜就流利多了。

2。

流利比词汇量更重要

Learnyoung,nevermindthestandard,capturethefluency,capturethewayyouspeakit,capturethegrammar,nevermindifyourvocabularyislimited,youcanexpanditlateron。

从小学起,别在意是否标准,努力说的流畅,学会表达方式,正确使用语法,不要在乎词汇量太少,以后会扩大的。

3。

多开口才能活学活用

Youneedtospendthetimeandeffort。

Youmusthavetheinterest。

Attheendoftheday,itmustbealivelanguage。

ApartfromwatchingitontheTVorreadingthenewspapers,youmustmeetpeopleandtalk。

Thenitisalivelanguage。

你要花时间和精力。

一定要有兴趣。

归根结底,必须在生活中使用语言。

除了看电视和读报,你必须和人们交谈。

这才是活的语言。

4。

从小学语言记得更牢

Languageisheardandspokenlongbeforepeoplelearntowriteandtoread。

Themorefrequentlyoneusesalanguage,theeasieritistoexpressonesthoughtsinit。

Theyoungeronelearnstospeakalangugae,themorepermanentlyitisremembered。

人们学会读写一种语言之前很久就会听说。

一个人使用一种语言越频繁,就越容易用它来表达思想。

学习语言的年纪越小,就越不会忘记。

5。

西学为体,中学为用

ImayspeaktheEnglishlanguagebetterthanIspeaktheChineselanguagebecauseIlearntEnglishearlyinlife。

ButIllneverbeanEnglishmaninathousandgenerationsandIhavenotgottheWesternvaluesysteminsideme;itsanEasternvaluesystemwiththewesternvaluesystemsuperimposed。

我的英文大概比中文好,因为我从小就学习英文。

但无论再过多少年,我都不会是个英国人,我并没有接受西方价值观。

我的价值观是带有西方色彩的东方价值观。